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边防战士成《更路簿》兼职研究员:把祖宗留下的航海遗产传下去

时间:2019-11-21

边防人员成为《更路簿》的兼职研究人员,并参与相关数据整理工作“传承祖先留下的航海遗产”海南日报见习记者李雷“只有9名能掌握《更路簿》的老船长还活着!”傅士保最近在琼海边防支队潭门边防派出所拜访潭门一位老渔民时,发现了这一令人担忧的情况。 今年7月,傅士保被海南大学聘为兼职研究员,对《更路簿》进行研究。他16年的边防工作也使他与这本关于南海航行的精彩书籍有着密切的联系。

寻找“绑在《更路簿》上的老船长”1999年,傅士保参军,成为边防警卫。他平时的工作之一是向海上渔民提供海况信息。 入伍的第一天,队长告诉他,潭门有大量渔民前往西沙和南沙工作,海洋条件不断变化。他们不仅可以依靠气象部门的现代化设备,还可以从塔门的老船长那里获得航海经验。 就这样,傅传宝开始和有丰富航海经验的老船长交朋友。

傅士保在拜访老船长时,发现他们都有一本关于航海的精彩书籍, 《更路簿》,明清时期琼海地区的渔民用它来记录航海的时间和里程,其中详细记录了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和中沙群岛的中岛礁的名称和详细位置。

因此,傅士保虚心请教了这些老船长关于《更路簿》背后的秘密和更多涉及南海的航行经验。 在军队呆了16年后,他不知道自己拜访过多少老队长。 老船长的言行使傅士保能够记住《更路簿》年的航行路线描述。他也成为了一名拥有丰富航海经验的“南海童”。

聘为兼职研究员

抢救航海史料

今年7月,傅士保被海南大学聘为兼职研究员,参与海南大学开展的《更路簿》收集整理工作,该工作重视傅士保对《更录》的熟悉和与潭门渔民的深厚友谊。

傅世保成兼职研究员的第一份工作是搜寻老船长,并对他们掌握的信息进行营救记录,以便为该项目建立一个专门的数据库。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傅士保拜访了50多位经验丰富的老船长。他惊讶地发现他们中只有9个人今天还活着。最大的将近90岁,最小的76岁。

傅士保说,在他的访问中,他发现依靠科技手段的新一代潭门渔民对流传了数百年的传统航海知识一无所知,其中包括《更路簿》。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九位老船长的离去,这些数百年的海洋遗产将会消失。

退休后研究将继续

希望传承帆船遗产

“今天,传统的航海知识并非没有价值 例如,傅士保说,由于他对《更路簿》的掌握,塔门产生了许多一流的船长。81岁的苏成芬在他的访问中也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 苏成芬13岁开始钓鱼。凭借对《更路簿》的熟悉,他几十年来从未在海上看到任何危险。

傅士保将于本月25日离开警营,但他对《更路簿》的研究仍将继续。 《更路簿》是我国古代渔民留给后代的珍贵非物质文化遗产。他还希望更多的人参与这项研究,传承这位祖先留下的航海遗产。

(海口,11月15日)

点击进入三沙新闻

分享给新浪腾讯QQ空我在一键通微信上贴吧

编辑:郭祖英

  • 友情链接:
  • 秦安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jindu-test.com 技术支持:秦安新闻网| 网站地图